左手下载app安装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欧湛龙厉眸一闪,愤怒的拍了下太师椅的椅背:“哼,那还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放出那些视频诋毁我们朱雀社?知道不知道的这些行为是在故意毁坏我们朱雀社的名声、挑衅我们朱雀社的威严?!”

她要是不知道这些道理的话,也就不会沉淀了那么久才放出那些视频了。

虽说,全云城的人都知道四大社团是黑道,但,他们也会刻意去经营自己的形象,给大众一种即便他们是黑道却也不会胡作非为的感觉。

所以,自云城的黑道体系建成以来,百姓们便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的抵触。

现今,莫冉放出那些视频就等同于在向全天下昭告朱雀社其实就是一群祸乱的黑道份子们。

要不是迫不得已,她是真不想拿出那些视频来的。

“欧老大,我承认我在做出这件事来的时候的确没有经过深思,不过,在您向我问罪之前,我能不能先问问您,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放出那些不利于朱雀社的视频?!”

莫冉缓缓地开了口。

怎么说她也是从小从朱雀社长起来的,还知道朱雀社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地方。否则,他们也就不会建立‘过审’这个体系了。

“来龙去脉……?欧老大,的确,这小姑娘明显是冲着女儿来的,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清楚吧?”社团内的一名老者追问了起来。

其他人附和的点了点头,纷纷看向了坐在主位上的欧湛龙。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面对下面一双又一双充满疑惑的眼睛,欧湛龙面色一紧,一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太师椅的椅背。“是这样……这……这女孩跟我女儿的确有是有些私人冲突的,但是……在我了解下,好像是这女孩在暗中叫了道上的人绑架了我的女儿,我女儿才会启动了我们朱雀社的兄弟还击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名老者若有所思的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社团内的其他人也交头接耳的聊了起来。

莫冉大脑发懵的环顾四周,想不明白,这件事是欧雅岚告诉她爸爸的,还是说,她爸爸要故意推卸责任来诬蔑她呢?

要知道,如果一切按照事实还原的话,莫冉就等同于受害者,可能会被朱雀社的高层予以原谅。

而莫名动用朱雀社权力的欧雅岚可能要背负上‘公器私用’的罪名。

但现在可倒好,她莫名其妙的背负上了一个欺负朱雀社老大女儿的罪名,在加上那撞视频的事情,她基本上就可以算成是在公然挑衅整个朱雀社了。

呵。

欧雅岚的爸爸反应还真快,一下子就把所有的过错推脱的一干二净了。

不过……

这臭老头有张良计,她林莫冉也有过墙梯!

想着,莫冉暗暗的转了转眼珠子,故作无辜道:“欧老大,我冤枉啊。我都说了,我一直知道咱们朱雀社的威名,怎么可能暗地里找人绑架欧大小姐呢?当然,就算我真的敢找,也得有人敢接我这个活啊,们说是不是?!”

目光投向了坐在两排座椅上的老者。

她虽然不知道欧湛龙是什么时候接管的朱雀社,但,他迟迟都不曾转正就可见他在帮派内的威信力并不是很强。

那么……她完全可以找朱雀社的元老们‘求救’了。

“这倒是真的,欧老大,知道是哪路人马绑架的雅岚么?”这时,一名年约四十出头的女人开了口。

这女人肤色有些黝黑,但五官却别样的精致,一头短发打理的异常整洁、干练,身上的那件旗袍更是把她映衬的别样风韵犹存、气质独到。

是厉阿姨!

莫冉一眼就认出这女人是爸爸当年最得利的助手之一,全名厉红霞,与夕若晴的父亲并称为朱雀社的四大元老。

虽说,她是个女人,但在道上的名声却威震四方,即便是男人也要给她面子的。

莫冉小时候与厉红霞也算是有过几面之缘吧。

“红霞,这件事我问过我女儿了,她说她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只是说了,他们是林莫冉派来的人。”

“那要是这样的话,不就等于无头公案么?欧老大……”厉红霞沉思了片刻,缓缓地站起了身,试探性的说道:“您就确定您的女儿没有撒谎?”

“胡闹!红霞,这是什么意思?!”欧湛龙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她立马摆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我不想这件事在没有查清楚之下就胡乱的给这个小丫头定罪。”

望着厉红霞那张写满了狡黠笑容的脸蛋,莫冉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

尽管,朱雀社的四大元老曾经跟父亲一起打拼过江山,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兄弟。

但从某些细节看来,爸爸最信任的人应该就是厉红霞了。否则,她小时候不可能谁都没见过就唯独被爸爸介绍给厉红霞过吧?

由此可见,爸爸最信任的人就是厉阿姨,当然,这会儿跟欧湛龙唱反调的也就只有厉阿姨了。

看来……厉阿姨应该是不接受欧湛龙这个老大的吧?

“各位元老……”未免发生正面冲突,欧湛龙避开了厉红霞的话题,缓缓地看向了其他人:“们应该知道雅岚那孩子是什么品行的吧?我想,如果她不是被这个小姑娘给逼的走投无路了,也不会在没有询问我的情况下就调动了朱雀社的兄弟为她出气。”

“唉……说带地还是我没用,是我这个爸爸靠不住,竟然连自己的女儿也保护不了……”说着,欧湛龙自责不已的垂下了眼帘。

可莫冉总觉得他的戏演的特别假呢?

这倒是不错,欧湛龙借着唱苦情戏的功夫是好好的把她女儿给出卖了一把。

‘也不会在没有询问我的情况下就调动了朱雀社的兄弟……’

呵,他这不明显就是在暗示大家,他并不知道这件事的经过来撇干净他自己么??

好虚伪的爸爸!

欧雅岚虚伪,没想到他爸爸更加的虚伪!呸,简直不要脸!